陈词滥调

难产阶级。
他写东西,因为试图做一个让人喜爱的少年。

Monsieur,Mademoiselle.

磕磕绊绊地走过这么多年,想想,那个懵懂无知的孩子还是存在的。

曾经对着镜子试图联系出各种各样的笑容,滑稽的可笑。

曾经散开头发,不顾一切的冲到倾盆大雨之中,年少的轻狂。

穿着笨重的黑色皮鞋一步步在校园里游荡,真不知道当时的勇气是哪来的。

无所畏惧,因为一无所知。


繁华的海港城市依旧灯火阑珊,晨跑,早班,早已忙忙碌碌。

“睡醒的人哭着想回家,可离家的人,不会相信他。”

大梦初醒,亦不知道是否光阴虚度,乍然从梦境中清醒。

梦醒了,离家了。

时时思念着那片绿瓦红墙,二胡,炸糕,和大街小巷。毕竟是落叶归根的地方。



初春时节,淅淅沥沥的凌晨寅时。

这样的天气,造就了这样的脾气。

不曾奢望过自己能够东篱煮酒,笑看南山。毕竟只是十几岁的年纪,乖张是要有的。

燥热了。


“删除我一生中的任何一个瞬间,我都不能成为今天的自己。”
芥川先生这样说过。

我会回过头,朝着你的方向挥挥手。

“丫头片子,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脸上是止不住的笑容。

破晓。



谢谢你,给我生命。

谢谢你,铸就了我。

谢谢你们,出现在我的生命里。

谢谢你们,陪我走过。


遇见你们,是我的荣幸。























于是拐弯抹角悄咪咪地祝自己生日快乐。
Joyeux Anniversaire.

08/03/17

评论(4)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