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词滥调

难产阶级。
他写东西,因为试图做一个让人喜爱的少年。

殉情【BSD/太芥】

◇OOC
◇起名无力
◇你芥生日快乐
◇对不起迟了几天






「所以,太宰,这次的抽风对象是谁。」
「嗯……芥川罢……」
「芥川?你确定?黑手党的芥川?」
「嗯哼。」
「喂,你可别耍我。」
「国木田君别着急嘛,只是找到了跳海健康法想和芥川君试试嘛。」
「跳海健康法?」
「啊……国木田君没有听说过?让身体充分浸入海水中以达到健康的效果呢。」
「赶紧记下来…记下来…」
「骗你的啦。」
「……」






芥川总是想不明白先生对自己到底是什么态度。

他常把他打得伤痕累累,拳头,腿脚,异能。

但每次自病床上醒来时他总能看见先生守在床边,眉宇间尽是复杂。

芥川想他是喜欢先生的。

自先生把他从贫民窟带回来,他就一直跟在他身边。他记得,那个男人站在巷口。

长长的黑黑的巷子,只能说是一片狼藉,像黑色的洞口,吞没了他的童年,他的幻想,他自己。
巷口透过一线光,太宰站在那里高挑单薄,好像随时要消失——就像芥川无数次梦见的一样,等到他伸出手妄想去抓住那抹身影时,早已飞灰湮灭,不过大梦一场。

他或许是迷糊了,扑朔迷离間以为只不过是又一次的梦罢了,但这次,意外地触碰到了什么。冰凉的,宽大的,芥川神差鬼使张
开了口:“请带我走。”

那人停了下来,说:“走吧。”

等到芥川龙之介真正意识到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抓住的是一根救命稻草,锋利的,尖锐的,救命稻草。

然后,现在他的先生,站在他面前,笑眯眯地开了口:“芥川,和我去殉情吧。”







“太宰先生,为什么?”

“唔……一个原因是今天是芥川生日,另一个是因为天很蓝水应该很暖和,还有一个是今天我们两个都没有任务,啊还有还有……”

太宰从来没给他过过生日。啊,生日,这该死的生日。

“芥川说过吧,你说你活下去的意义是我赐予你的,那我现在把它毁掉好不好,和我一起。”

说到这儿,太宰笑了笑,想起当时把芥川踹得鲜血直流,他问起他一直这么执着的原因。

原来每次的拳打脚踢,只不过是为了在他身上留下自己的印记,大声宣称着主导权。

后来便变得一发不可收拾,芥川的身躯,他的声音,他的灵魂,他的一切,都要占有。

少年蜷缩在脏乱的角落,黑的白的红的混杂在一起,只有一双眼睛引人注目,黑的。

不得不说,很漂亮。

春天的湖泊,夏天的海洋,秋天的河流和冬天的溪涧,满满的好想要溢出来。

太宰甚至以为,有那么一瞬间有黑色的液体要滴落下来。

少年说:“存在的意义是要别人给予的,太宰先生给了我存在的意义,那便是我执着的理由。”

“你不怕吗。”

他从他眼中能看到溢出来的感情。和他一样的。

“我怎么会怕呢。”

他用的是「我」,没说在下,没说吾辈,没说鄙人。

说的是「我」。






“即便你满身荆棘,我也不顾一切的去拥抱你。”






“还有一个原因啊,我想你应该知道吧。”

“……”

“龙之介,我们殉情去吧。”

“好的,先生。”

依旧是漆黑的发,依旧是苍白的脸,依旧是漂亮的眼。

神差鬼使一般的,芥川骨气不知从哪来的勇气,稍稍掂了掂脚尖,将头埋在太宰怀里。

“在死之前,还是眷恋你的温度啊。”

太宰勾了勾嘴角,张开双臂拥住了少年消瘦的身躯。

“是呢,这之前,都没有好好抱过你呢。”

他们亲吻过,缠绵过,就是没有好好的拥抱过。





“先生,我怕冷。”

“我抱着你就不冷了。”

初春的天气稍冷,微风吹着,像拉长了一条长长的线一般。

海水是蓝的,不知道是不是暖的。

像他们初次相遇时一样。

“请带我走吧。”

“走吧。”

泛起一阵阵涟漪,终究归为平静。

海水是暖是冷,芥川已经忘记了,他只记得他的先生抱着他,静静说了一句。

生日快乐,龙之介,以及,我爱你。
















“下次再试试吧,虽然这次没成功。”

“唔……”






芥川龙之介先生诞辰一百二十五周年纪念,望你安好。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