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词滥调

难产阶级。
他写东西,因为试图做一个让人喜爱的少年。

晚霞,朝霞,灯塔,照明,佛系青年的垂钓。

当星星坠落时【BSD/太芥】

◇看星星上瘾的产物
◇老掉牙的死亡梗
◇OOC,孩子气的宰

芥川没有老态龙钟的死去。

灯光打在他年轻的脸上,一半昏暗,一般辉煌。安安静静的姿态一如往常睡着了一般。太宰的手指轻轻地划过他苍白的面容,柔软的黑发,再装不下星星的眼睛,小巧的鼻梁,还有没有血色的薄唇。

他睡在迷雾中,睡在高山里。

太宰喜欢海。这大概与他的自杀论有关,好像海能洗去一切罪孽似的。他乐此不疲地一次次拉着芥川进行他的“入水仪式”,坚称着“对龙之介的身体有好处”。和芥川在一起,他觉得他难得地可以忘乎一切。夜晚的沙滩带着白天的余温,酒,螃蟹和无花果的味道交织在一起,在潮湿的夜空中发酵。抬头,苍穹一片,斗转星移。芥川悄悄地记过,“太宰先...

“事发之木,东窗之麻。”

鸟,笼子,和假面【原创】

◇儿子和他继母
◇嘿嘿嘿母亲节快乐

她搽着所谓高级品牌的护肤霜,实则酸臭的气息根本不属于甜腻的蜂蜜味道。人们总是这样,一无所知的包容着一切被称为“上等”的事物,物品也好,人也好。

扑面而来的熏人气味使他皱了皱眉,但他依旧选择蜷缩在这个炙热的怀抱中,任由眼前的女人将自己搂得喘不过气来。男人总是需要女人,却又同时十分惧怕着她们,可笑。

他能感觉到女人的躯体已不似前些年他离开时的饱满,岁月和病痛的折磨在她身体上留下了太多镌刻的痕迹。现在她就是一只干枯的蝴蝶,粉蝶,用粉黛胭脂努力支撑着自己的生命,殊不知那两片薄翅膀就像易碎的玻璃碎片一样一捏就碎。

嗤,大概是被粉末压坏的吧。

没了翅膀的蝴蝶,也只是令人不快的爬行毛...

晚安【BSD/芥银】


◇芥川龙之介&银

◇亲情向

◇短暖流水账

◇也想要这么温柔的龙之介哥哥

芥川带着雨的气息,风尘仆仆地回来了。

滂沱大雨中交织着路灯的光,黑衣的青年疾步走到公寓门前,正准备让黑色风衣幻化成的黑兽打开门,想了想,还是改为用手轻轻地转动着门把手,推开。

灯开着,泛着微黄的光,像流动的金色液体洒满整个不大的屋子。木桌上摆放着白水,有气无力得带着点余温,大概是前不久才倒好的。杯子下压着张纸条,娟秀的字迹清楚的说着“欢迎回家,哥哥”。玻璃棱角静静地反射着柔和的光,流动得好像要窜到杯子中了一样。

一旁的椅子上靠着熟睡的少女,卸去了平时杀马特的造型和口罩,柔顺的黑色长发自肩膀搭落下来,姣好的...

三文鱼豆腐煲



今天的晚餐是三文鱼豆腐煲。母亲端着热气腾腾的盘子走出了厨房。

零星几块粉红色的三文鱼连着白花花的肥肉,豆腐,葱,酱汁。看上去富得流油。

那种被称为食物的东西。

有人大声叫起来:“呦这么多的油,我的减肥计划可得泡汤了。”

母亲用责备的眼神瞪着:“这是好东西,这油对身体好。”

你伸着筷子夹了一个又一个的豆腐,味同嚼蜡。试图将粉红色的鱼肉从肥肉旁扯下来,在盘沿轻轻淌一淌油,皱着眉吃了下去。

侧耳,你或许能听到豆腐和三文鱼的窃窃私语。

“喔,三文鱼,你为什么是三文鱼。”

“对不起豆腐,因为我不是罗密欧。”

“喔亲爱的三文鱼先生,我深深切切地同情你。”

“哎亲爱的豆腐先生,那些人类不喜欢我的脂肪,他们厌恶它,讨厌它,尤其是...

ELOPE【APH/丁诺】

0310
给鲤酱的生賀
OOC
大概架空



逃,逃,逃……

诺威觉得他一辈子都在逃。

逃离家族,逃离战爭,逃离争吵,逃离血腥。

当那个人找上他们家时他就绝望了。像断线的木偶一般,空洞的,可怜的,无望的。

那个人拉著他的手臂把他扯到自己跟前时,他瞥见了母亲在撕心裂肺地哭喊。

求求您了……他还是个孩子啊……

他自嘲地牵牵嘴角,想著「她大概是爱我的」,依旧沒有多余的表情。

先前光辉灿烂的堂厅已不复辉煌。


诺威走出门外,还是那扇古老沈重的门,但好像什么都不一样了。

天是低的,地是沉的,一草一木早已失去了生机。

那天晚上,他赤著双脚,只穿著睡衣跑道了丁马克家里。

他埋在他怀里,双手紧紧拽著他的衣角。他没有哭,沒有流泪,只是毫无...

Monsieur,Mademoiselle.

磕磕绊绊地走过这么多年,想想,那个懵懂无知的孩子还是存在的。

曾经对着镜子试图联系出各种各样的笑容,滑稽的可笑。

曾经散开头发,不顾一切的冲到倾盆大雨之中,年少的轻狂。

穿着笨重的黑色皮鞋一步步在校园里游荡,真不知道当时的勇气是哪来的。

无所畏惧,因为一无所知。


繁华的海港城市依旧灯火阑珊,晨跑,早班,早已忙忙碌碌。

“睡醒的人哭着想回家,可离家的人,不会相信他。”

大梦初醒,亦不知道是否光阴虚度,乍然从梦境中清醒。

梦醒了,离家了。

时时思念着那片绿瓦红墙,二胡,炸糕,和大街小巷。毕竟是落叶归根的地方。



初春时节,淅淅沥沥的凌晨寅时。

这样的天气,造就了这样的脾气。

不曾奢望过自己能够东篱煮酒,笑看南山。毕竟只是十几岁的年纪,乖张是要有的。

燥热了。


“删除我一生中的任何一个瞬间,我都不能成为今天的自己。”
芥川先生这样说过。

我会回过头,朝着你的方向挥挥手。

“丫头片子,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脸上是止不住的笑容。

破晓。



谢谢你,给我生命。

谢谢你,铸就了我。

谢谢你们,出现在我的生命里。

谢谢你们,陪我走过。


遇见你们,是我的荣幸。























于是拐弯抹角悄咪咪地祝自己生日快乐。
Joyeux Anniversaire.

08/03/17